[日記] 138T 矯正役 – 矯正機關

從成功嶺到自強外役監獄,最後到服勤單位,2014年9月9日是一個豔陽高照的日子,剛從花蓮自強監獄結訓回臺南放假的我穿著便服,早上7點左右搭乘臺南往屏東的火車,再轉搭計程車,到達了服勤單位:法務部矯正署屏東看守所。

【食】

剛到屏東看守所,那時學長們都是外訂早餐,因為當時早餐都是一成不變,吃久了大家都膩了,所以那時都是外訂早餐店。

平常在這裡統一由小炊(合作社)替員工炊煮,早餐25元、午晚餐50元,不會先扣掉役男的伙食費,一個月會結算一次,日勤一個月大約吃掉2000元左右的伙食,夜勤上班日少伙食費比較少,在我剛報到時的菜色重複率高,且有長官較多菜以及肉較大塊的狀況,肉的大小大約是6個50元硬幣的大小,之後換了小炊主管後,菜色慢慢有了變化,早餐多樣化了,現在的餐點真的滿好吃的,雖然都是收容人煮的,但是他們都會用心去炊煮每道菜。

【衣】

在報到當天會領到戒護裝備「警棍、S腰帶、哨子、矯正署臂章、領帶、領帶夾、戒護手冊…等」,幾天後會領到識別證,衣服一律穿著成功嶺公發的藍色制服,如果你是夜勤,單位還會多發一件夜勤深藍休閒服,內衣不可穿吊嘎,只能穿有袖的內衣,顏色不拘,洗衣服可以自己洗,也可以送女所,女所洗完還會幫你燙衣服,也是以件算錢,每件價位不同,但價位都很低,一個月下來洗衣費大約200~300。

【住】

役男宿舍是住戒護區外,兩層樓建築,一間房間約住2人,共有19間房間可以住,特別有一間比較大可以住6人,一二樓各有浴室跟廁所,一樓有小便斗、飲水機,二樓沒有(之前二樓是給學姊住,所以沒有蓋小便斗),宿舍內沒有冷氣,有抽風機跟吊扇還有祖先(退伍的學長)留下來的電風扇,文康室有電視跟冰箱可以使用,在宿舍周圍野狗多,晚上有時會亂叫,我們為了下班娛樂之餘,帶了一、兩隻小狗回宿舍養,但是都是放宿舍外讓牠們在外面,在宿舍大致上該有的都有,早上早點名後會安排掃地,掃完等帶隊一起進看守所。

夜勤的人如果當天是值班,要住在戒護區內,備勤室有冷氣,不能使用手機,戒護區內有文康室、浴室、廁所。


這隻是我們役男一起把她從小養到大,叫「鬍鬚」是隻女狗,很乖很聽話。

【行】

屏東看守所位於屏東縣麟洛交流道下約300公尺,在這裡介於屏東市區與內埔鄉的中間,離這裡最進的超商距離約5分鐘,離市區約20分鐘,看守所周邊都沒有建築物,只有宿舍,隔壁是屏東監獄,通常役男不會跟隔壁的有太多交集,除非同梯又剛好認識。

「遠山飄朦朧、近林藏生機、柔水潤眾生、心動遍虛空」- 屏東所戒護科之詩

「說好話、做好事、走好路、存好心」,「守禮節、肅威儀、重紀律、守秩序」- 最熟悉的兩句話

計程車駛到屏東看守所大門前放我下來,我提起大黑袋,猶豫不決的在大門外思考一陣,也打了通電話跟家人報平安後我走進了大門,經過長長的斜坡到門衛,見到了第一位學長,門衛後有一個大大的矯正署徽章,我不自覺的看很久,便經由門衛學長引導到人事室,在屏東看守所服役的138役男有四位,其他三位早已經在裡面等我最後一個,我們完成報到手續,管理幹部帶領我們到門衛受檢,經過三道自動門到了戒護區內最上層單位「戒護科」,我們在戒護科領取戒護裝備管理,警棍、哨子..等。

下午,我們全副武裝,由管理幹部「簡稱:管幹」帶進所內戒護科,完成還沒完成的手續,之後管幹帶我們進中央台,他把我們放生在中央台,我們完全不知所措,只好聽命學長在中央台備勤及幫長官開門,當時我們還不太會看階級,所以我們看到人都叫「長官」,我是個粗心健忘的人,早已準備好筆記本好讓自己快速記憶,裡面有四個工場、病舍、少所、技訓班、大小炊、女所、違規舍還有新收舍,在第二天時,我就把全所地圖畫出來,以防我走錯位置,還有學長教導我的每句話,都把它抄寫在筆記本上,以免日後發生問題,畢竟這裡是監所,在第一次看到好多收容人在工作,井然有序的做好自己份內,讓我對「監獄」有了新的認知。

剛到這裡時,替代役男有二十幾位,分散各個勤務點及處室,大部分都是在中央台助勤、提帶,部分日勤在處室協助長官處理公文、跑公文輸入資料,每個人有自己的工作,有輕鬆有繁雜,收封時間,役男及正職會到舍房走廊就定位,等待收容人從工場收封進舍房,收容人在行走時會左腳重右腳輕,帶隊進舍房,第一次收封,收容人有秩序的踩踏走廊讓我感到震撼與魄力,這裡也有少觀所,專門收容未成年少年,在場舍主管的嚴格帶領下,收容人都很安分,讓我們很安心,不怕會有戒護事故發生。

在一個禮拜的職前訓練期間,學長們不厭其煩的教導我們,介紹各個勤務點以及用什麼方法、心態去做事,讓自己不要因為小事而鑄下大錯,因此我的筆記本也抄滿滿的,畢竟不想讓自己犯錯。

2014年9月15日,領了夜勤衣,第一天值夜勤稍微緊張,因為要在這裡住一晚,感覺很奇怪,早上一如往常等開封,看收容人做甩手功,之後聽命主任指派任務,晚上則是分正班、副班,兩班輪流值勤,值3個小時,休3個小時一直到早上8點下班,夜勤讓我養成5分鐘就入眠的專長,一個月大約只要工作10天,休息有20天,有時要補班,為了跟日勤湊齊相同上班數,下班後會約學長一起到地下室打一小時桌球,回宿舍第一件事就是先洗澡後,床上躺平。

早上八點會在所內早點名,科長每天會跟大家精神對話,比較熟悉的就是「守禮節、肅威儀、重紀律、守秩序」最後一定會加上「我愛屏所」後才去開封,科長雖然是光頭,但是讓人感覺很有威嚴,對待役男很親切。

我們常常自己在宿舍自愚,把自己當作是收容人,只要外送便當來,就會喊「打飯(台語)」,因為所內員工餐廳有幾次做的菜,實在吃不下飯,也不是難吃,就是重複率高,且有層級之分,讓我們看得很不自在,之後我們就自己訂外面便當了。

由於一位管理幹部學長要退伍了,必須選出一位新的接班人,我就這樣很無奈的被選上,並告知我接任管理幹部。

2014年11月6日,正是我夜勤輪休回來的第一天,我接任管理幹部,但我還沒有受訓,因為還有一位管理幹部沒受訓,受訓都是一季一次,我需要等到明年才能去受訓,所以我接下來的日子,等於沒有領到多的六千元薪水。

第一天上任管理幹部,要負責對役男點名,第一次點名還滿緊張的,自己心中也會有些許害怕,因為我只是位「學弟」,學長們會聽我的話,乖乖站好點名嗎,將要退伍的幹部學長對我說一句話「每天上班下來,役男被分派到各個勤務點,能聯繫的役男沒幾個,點名,是為了凝聚各個役男的團結合作精神,因為點名時,幾乎所有役男都在,如果點的不好,那漸漸的會散掉,所以點名時要嚴肅,不能隨便,有問題馬上指出修正。

點完名後,七點半要集合役男,一起帶隊入所,每周一要值星交接並帶領所有役男精神喊話「尊重他人,服從紀律,役期平安,光榮退伍,我愛屏所」,短短幾句,我卻因為緊張而忘記了幾句。

除了管理役男大小事,戒護科內勤的事也少不了,分簿冊、公文,等繁雜業務,讓我一開始忙不過來,內勤的學長、長官們個個都很嚴肅、安靜,用心做好自己的事,讓我壓力很大,比起在中央台,有時還會聊天之類的,但在內勤幾乎都是不發一語,像個戰場。

103年12月08日,另一位管理幹部去署本部受訓一個禮拜,內勤只剩下我及教區助勤,那段期間真的有那麼點忙不過來,卻因為拜一個禮拜所賜,我精實了不少,很多事能自己完成,也更熟悉內勤事務。

不知不覺的已經入伍了四個月,漸漸的我也成為了別人眼中的「學長」,雖然還不夠老,但在勤務上確能精準掌握以及掌握各役男的狀況,每次接兵時,我都會把之前學長的話再講給新的學弟聽,也請他們可以準備一本小筆記本以及該注意些什麼。

103年12月底,最大梯役男報到,來10位役男,讓我們傷透腦筋,除了一群人在中央台聊天、一群人在吸菸區、一群人在休息,一群人的感覺讓人很繁雜,還有下班後沒跟我們報備,就私自外出去領錢,讓我們不得已晚上集合10位役男訓話,請他們注意一點,之後他們也慢慢的上了軌道。

從上日勤後,我幾乎每隔周休才回去一趟,我跟同梯朋友還有位139T學弟常常都是這樣的形式,留宿在屏東,早中晚一起出去吃飯,而有次假日為了圖方便停放機車在宿舍外,被科長看到,開了兩個小時的罰勤。

104年1月,役男人數暴增到39名,我接到了管理幹部受訓通知,2月9日到13日為期五天,要到桃園矯正署受訓一個禮拜,跟我同行的還有139T的學弟,我們在桃園吃了晚餐後,坐計程車到署本部,我們發現寢室設備比我們的好,但有些許擠,也有很多比我們小梯的役男,來參加管理幹部訓練,藉此也認識很多監所的役男管理方法還有監所文化,在署本部的菜色相當不錯,是請外面人士來煮的,與我們所內的菜色相比差很多,一個禮拜都是在講矯正機關的知識以及替代役相關條例,最後一天考試,很幸運的合格了。

過了一個月後,我拿到了管理幹部的胸條,薪水也增加了,有點讓人開心,很感謝前隊長能選我,有這筆錢讓我在經濟上比較沒有壓力,擔任管理幹部的我,每天早上就只是分分簿冊,寫尿檢名冊,輸入書信卡..等等,每天事情都一樣,忙的時候很忙,閒的時候沒事做。

2015/5/24,第一次在這裡遇到屏東下大雨,一開始以為是誰的排風扇發出怪聲,之後才發現是青蛙在叫,只要下雨或天氣比較潮濕時,青蛙就會跑出來,第一次聽的不習慣,整晚睡不著,第二次就習以為常了,接著幾天都在下雨,我們在雨中尋找樂趣拯救青蛙。

退伍是2015年8月6日,因為軍訓課的關係,我需要服整整一年的役期,經過半年的磨練,讓我在處理事情上精進不少,雖然我是個易怒的人且生氣後不管其他人,也不會體諒他人,讓一些人對我反感,但我生氣後過一天就好了,在這個地方我還需要多磨練。

2015/6/1,第149梯新進役男報到,本以為可以在這梯選到管理幹部接班人,但只來一位,那位學弟看起來感覺不太可靠,我們跟隊長討論後決定從144梯役男中挑選接班人,在6月8日接班人轉調到內勤,因為另一位幹部7月底就退伍,我跟他則是相差兩個禮拜,這中間有一個多月可以交接,內勤事務繁雜只能慢慢教,想當初我接的這個位置,那位學長兩個禮拜就要退伍了,逼得自己馬上學會,那段時間真的很吃不消,壓力很大。

【心得】

監所的文化,一生中只會體會一次,在這裡看到了收容人的百態,在這裡替代役雖然被當成小弟在使喚,但在役別中是過的最有尊嚴的一個役別,在這裡收容人看到我們會叫「主管」、「副主管」,我們也會常常跟他們開玩笑說「什麼時候退伍」,在這裡有些收容人可能不適應,有些可能喜歡這裡,因為這裡有吃有住,不用擔心吃不飽、睡不好,在這裡能看到有些時常進進出出,出去後過沒多久又被抓回來,也能看到社會新聞上被抓的人,且發現有些部分有季節性,例如:暑假到,收容的小屁孩會變多,選舉到,因賄選被抓的人會變多,平日就酒駕、吸毒之類的最多,每天都會有新的收容人,每天都會有出去的收容人,有些收容人把自己講的很偉大,有些則是嘴巴口沫橫飛到處說謊,各式各樣的人都有。

如果不進來走一圈,真的不知道圍牆內與圍牆外的世界,差距真的很大,就好像被社會排擠的人,在限定區域內的生活,在裡面依然可以看到天空,但與外面的天空感覺差很多,心情也不同,也不像外面人所說的「監獄內黑暗又髒亂」在裡面收容人都很有秩序,用心打掃每個戒護區角落,雖然有少部分常作亂。

很高興在這一年役期內,能體會到別人體會不到不一樣的生活,在內勤也學習到許多辦事效率上的技巧,在監所時時刻刻對自己有個警惕,要當個守法公民,絕不會讓自己進入這裡,在這一年裡,我過得很充實,感謝各位曾經幫助過我的長官們以及同甘共苦的同袍們。

最後終於度過整整一年的役期,2015年8月6日期滿出所,謝謝屏東看守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